甚麼是『底屎卡不理』呢?哈~這是彬涼有限公司出的山寨版Discovery
因應三月底草山水道祭的禁區開放,也在此分享一下禁地之旅!

日前和學術單位某教授帶領之下,有幸參觀了草山水道震撼人心的工程古蹟!
由於大部分的地區管制,是萬載難逢的機會!

人說飲水思源,而在台北有一份因民族情節而讓老一輩飲水不願思的源!
他們曾在日據時代苦過,飲這裡的水卻除了自來水公司以外,少有人明白這水的故鄉。



草山水道系統是日本政府佔據台灣的時候因為水源的需要而設計的水源大工程,
於1928年開工,歷經四年的時間終於在1932年啟用。

也因此奠定了台北市公共衛生及都市現代化的發展基礎。
歷經歷史的淬煉,現在整個水源系統都仍是使用中的古蹟唷!

從水源取入、輸配、儲存、發電全系統建築設施等整個古蹟群包括了~
第一水源取入井(上頭原本提字滾水頭)因民族情結,於光復後抹除。
第一接續井、水管階梯、第一水管橋(跨陽明溪)、第二水管橋(跨紫明溪)
第二接續井、第三水源取入井(上頭原本提字湧泉檯)、第三水管橋(跨淞溪)
氣曝室、聯絡井、天母水管道、調整井、水管階梯、三角埔發電廠、
圓山貯
水系統~等等等

要是有機會去走這麼一趟,相信我們都會對水有一份敬畏,甚至以後喝的每一口水,
我們會珍惜、會思源!

第一張放海芋不是打混唷!第一水源取入井是從產海芋的竹子湖出發!
當時恰巧也是海芋盛產的時刻呢!



帶領這趟水道旅行的教授從竹子湖的小村莊拐進山間小道,
有時甚至從一片竹林切入,不盡讓人想起金庸筆下桃花島主黃老邪的五行之術呢!

剛好路邊辦隨著小草藝術的石碑、各式的山茶花等等,更添幾分滋味。

不久果然進入了禁區,這時後下面這株咬人貓就開始在沿路出現,
咬人貓的特色就是具有麻痺的毒性,被咬人貓刺到就會極度的麻癢,
幸好七尺之內,必有解毒良方姑婆芋~



草山水道系統由日本工學權威佐野藤次郎所規劃設計,每日送水量約28800噸,
經輸配管線送至圓山
水,再送往市區配水,每天可供應17萬人口飲用水,
提升了是林北投地區的用水衛生品質,也降低了當實在台灣痢疾病的氾濫與擴散!



這次學術研究主要探訪的是第一水源井~

位於竹子湖南方約1公里處,源頭取水井延山壁建造,以石砌混泥土造建物保護,
至今仍牢固如初,取名滾水頭(台語音)因為水湧出來的樣子像水被燒開了!

可惜,因為大屯火山的關係,水經硫磺汙染後,有很長一段時間已經不能喝了!
後來又經歷台灣自來水公司的整修啟用,
現在仍列為水源保護重地,一般人禁止進入!



走出第一取水井,跟蹤水的聲音和水管,經過了青春嶺,跨越了水管橋,
當然是要走遍整段水的冒險旅程~~

中間拍了許多的照片,但是很抱歉都加了人物,他們不願曝光,所以就不分享太多~



很有意思的水管橋,專門讓水管過的橋,
由於山上下滑的衝力,在橋上設了一個減壓閥~



跨過水管橋,橋下的支撐梁柱設計也十分的特別~
==>用一個箭頭的行狀緩衝上面小瀑布長年以來的沖刷,
讓這做護衛水管的橋梁可以更耐用,長期供應水源!



其實在歷史上,國與國的攻占併吞廝殺,幾千幾萬年不斷重複的演出,
台灣被日本侵占也不算台灣的第一遭!

戰後,緊接著建設,也是許多歷史上可循的軌跡,日本的侵台後留下的多是仇恨,
而水道是少有遺留下當時建設台灣的痕跡!

在台北長大,還是喝著這裡的水,和老一輩仇恨的記憶交錯,
心理的滋味真是五味雜陳呢!

在往下的路程,就是每年一度開放的草山水道祭了!

有機會也安排親朋好友來走走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a0bin 的頭像
aa0bin

彬涼下午茶

aa0b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